上海高校“最大班级”黏住450多万学子
“易班”学生互动社区模式辐射全国十多省份280多所高校

发布时间:2017-03-20

(解放日报首席记者 徐瑞哲)

上海高校有一个最大的班:易班。截至2016年底,这个“网班”里,沪上学生实名注册用户逾100万人,日均页面浏览量达数百万次。数据显示,开班7年来,易班学生用户增长70余倍,从2009年时的6万多名增至目前的450多万名。在教育部、国家网信办推动下,易班2015年起开始面向全国高校推广,除申城各级各类学校外,现已覆盖16个省区市的282所高校。    

这个班上有什么?集成论坛、社交网络、博客、微博等功能,由师生共建共享学习、工作、生活的一站式服务资源,宛如一艘建设大学生网络思政和网络文化的互联网“航母”。    

学生在哪里,育人就在哪里    

在学生眼中,邱夷平教授是一位和90后“聊得开”、“玩得来”的50后。这位东华大学纺织学院的海归教授,是十大“2016年上海市教书育人楷模”之一,网络于他是比第一课堂更大的第二课堂。“学生在哪里,育人就在哪里。”   

当人人网在校园风靡一时,邱夷平就上网发日志,与学生加好友;如今易班成为学生们主流网络平台,邱夷平又在新平台上将教研心得、时事评论、为人道理、生活感悟转化为网言潮语。他也是个“晒娃狂”,但晒的“娃”全是学生,设身处地考虑他们最关心的问题:就业、升学、出国等等,细致分析、排忧解难。难怪他4次被学生评为“我心目中的好老师”,成为东华大学获此荣誉最多的老师之一,“这是我最宝贵的荣誉,金杯银杯不如学生口碑!”    

迄今为止,像邱夷平一样,东华全校已有180余名专业教师长期驻点易班发帖发声,其中教授、博导占七成。

“没想到我的问题,在凌晨两点还得到了老师的回复……”这名上海海洋大学学生感慨的,并非微信朋友圈的嬉笑私聊,而是易班上《马克思主义原理》课关于“资本主义认识”的讨论。原来,学校社科部(现马克思主义学院)启动基于易班的思政课教改,并在机制上创新出台“易班博文充抵科研论文”规定,将教师在易班上的网络行为纳入工作量。教师们从被动触网转为我要上网,借助易班开设个人主页,发表时政博文,开展慕课教学,建立师生互动群组……    

董玉来教授是上海海洋大学加入易班后最早在线开博的教师之一,仅一年就在易班发表30万字,在全市高校拥有大量粉丝。更让他高兴的是,他带领的思政教学团队,在之前的学生评教中,得分很少超过80分;而有了易班,如今评分个个都在90分以上。“通过易班平台,可与学生不间断讨论。”董玉来往往提前一周将下周教案放到易班上,任由学生评说;之后根据意见再行调整,上学生最想听的课。

上好网课更要用好互联网思维    

互联网颠覆“我说你听”。作为易班首批试点高校,东华大学开通了思政课“易课堂”。在“思政微课”栏目,全校最受学生喜爱的思政任课教师授课内容,被重新加工、制作成5到10分钟的系列短视频。

上《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》课程的钱文华老师有20余年教龄,以前他常跟同事们感慨“一代不如一代”:上课时很少有学生提问,不像上世纪90年代,围绕一个问题师生可以争论半天。但跟着年轻教师们用了1年“易课堂”后,钱老师发觉其实年轻学生不是没有问题,而是他们表达问题的方式不同了。

此前,东华易班网就有一套“秋波系统”,由计算机系老师黄秋波在网络班级——“C语言园地”上率先开发。讲台上下、手机互动——学生向老师提问题、提意见,不必再传“小纸条”;老师发问甚至随堂小测验,也可让学生“秒抢”高分题。“90后更愿意在网上提问,还会针对老师的回帖‘说三道四’。”钱文华说,他现在每天也爱玩手机,因为学生随时会有问题发到易班。

常把课堂装进口袋,理学院学生肖立才已是“微课”老用户,“一般我都是把还不太懂的知识点标记好,再点开手机看看思政课老师当时是怎么讲的,非常方便。”学校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王治东介绍,通过“易课堂”云平台,对学生观看教学视频、下载教学资源、课上互动数据、课堂作业测试等数据进行分析研判,不断优化教学效果。

在整个易班上,从《太史令和你聊聊中国节》到《中国发展社会效能指数》,各校均把一座难求的名师课程制作成易班学院的网络课。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沈逸老师开设了 《国家网络安全战略》课程,讲述互联网环境下的国与国关系,引发学子广泛关注。以往一门课程,年复一年可以基本不变;而今网课时空开放,各校各年级都能选听,“如果PPT不改改,马上就被看穿,连课上讲的笑话都要更新。”一个网班千百名学生在“用鼠标投票”,上好网课更要用好互联网思维。    

搭建网络文化活动创新体系    

易班主体是学生,数百万人的用户黏性正是基于他们的互联网基因,以及“生生”不息的基因传播规律。   

 “携行望处草含烟,往事惊心谁不怜。此地残垣犹似泣,当时帝国正如眠。一园劫火来方外,四海狂澜侵日边。奇石百年搜已尽,更寻何物补苍天。”刚拿到水利工程硕士学位的胡江波,与诗友同游圆明园写成这首律诗,以最高票当选2016全球华语大学生“旧体诗词”的年度诗人。    这项“全球华语大学生短诗大赛”全由大学生在网上发起组织,易班也是其主要载体。上海交通大学“博闻研微大学生网络文化工作室”创新性地将传统诗歌与新媒体结合办赛,首创文学类比赛网络直播模式,出人意料收到全球1560多所大学的2.3万多篇好诗,“这让我们感触诗歌并没有沉睡,传统文化仍深受年轻人喜爱”。2016年,这家研究生为主的工作室又发起全球大学生人像摄影大赛,仅活动发布当日的网络浏览量就超过100万人次。

面对大学生这一网络原住民,上海交大按照“属地管理、团队运营、底线思维、百花齐放”理念,在校院两级培育建设着这样的大学生网络文化工作室已达18家。    

目前易班全网搭建了全国、省级、校际、校内4个层次的网络文化活动创新体系,每年展开4000多场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校园网络文化活动。如火如荼的新一届“校园好声音”,全国31个省份的517所高校学生参与,累计收到音乐作品20634首,其中数百首传递爱国、敬业、诚信、友善等核心价值观的大学生原创歌曲,总网络投票量超过800万人次——有诗,有歌,有远方。